晋安鴂

日剧/大秦帝国/S.C.P/原创

【论坛体】【ABO】已经切除了腺体室友却说我香怎么办?

#论坛体##ABO#已经切除了腺体室友却说我香怎么办?11

那个......这是双向暗恋文吗?我说过吗?


......

1128L 黑暗使徒 硫·蟒
今天是第五天了。恭喜我又活过了一天。
今天夏洛依旧宁静的处于休眠之中,而我......也依旧......满怀忐忑地等待着他的苏醒......
我什么都没做!

1129L
Hhhhhh恭喜室友又活过了一天!

1130L
今天的室友被爆头了吗】没有】

1131L
室友不如趁现在准备一下告(遗)白(书)吧X

1132L
其实可以先把监控芯片拆下来,给楼主看......
看在室友这么纯良的份上,就饶了他一命吧X

1133L
病娇楼主醒了。
然后看见一只委屈巴巴的大型犬蹲在床边。
“不要杀我我会很乖的QaQ”这样吗!!!!

1134L
不,我觉得楼主会假装无视发生过......
毕竟前面楼主大义凌然地说过他和室友只是朋友关系,根本没有任何暧昧。

1135L
喂,楼主应该还不知道室友已经(在我们面前)对他深情告白了吧??

1136L
这么看来,楼主真的是迟钝地不得了……或者说是根本没往那处想?

1137L
想象一下,你身边有一个超级优质Alpha,他委屈巴巴地粘在你身边粘了你那么多年,喜欢你喜欢的恨不得为你而死,而你泰然自若地表示你们只是朋友关系。

1138L
Woc但是一开始楼主是因为室友的关系受了那么严重的伤害啊……
可能楼主完全没有想过吧……也许有什么心理创伤之类的......
而且切除Omega腺体之后,既没有发情期,也没有信息素,这还怎么谈恋爱!

1139L
回复@1138L: Beta就是这么谈恋爱的,不服憋着。

1140L
回复@1139L:我又不是Beta。
Alpha和Omega的恋爱生活没有信息素,真的很痛苦的啊!
就好像你本来好好的吃着泡面,结果在喝汤的时候突然失去了味觉......
这真的会发疯的好吗!

1141L
按照楼上的意思,室友=泡面。
泡面很委屈,泡面也想被吃好吗!
啊。
好迷。

1142L
然而,楼主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对室友有一丝一毫的动心。
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
楼主到目前为止也没有对任何人动心过。
楼主是个大美人儿(我碳基部,不服憋着)......
这已经不是心理问题,这是生理问题啊!
切除了Omega腺体以后就会失去恋爱冲动,医科通识读本上不是写的清清楚楚的吗!

1143L 黑暗使徒 硫·蟒
上面这位才是正确答案.......也是我最不敢面对的。
虽然我非常非常不希望有任何人抱着追求夏洛的目的接近他,但是,我确实,没有采取任何手段把夏洛身边那些不怀好意的Alpha,Beta,甚至还有Omega弄走.....
如果夏洛喜欢上了某个人,并且感到很幸福的话,我会继续以朋友的身份和他交往下去,直到我死去的那一天。
但是......夏洛并没有对任何人动心过。
撇开某些幼稚又无聊,只知道挥洒信息素的小孩子不谈,夏洛的身边也曾经出现过一些成熟而富有魅力的追求者......
其中,某个部的部长也......我还是不说了,虽然我不是很喜欢这个人,但他确实是个非常优秀的精英人士,而且,看上去比我靠谱很多......夏洛身边出现过的那些Alpha应该都比我靠谱吧,没有比我更能造成严重破坏的Alpha了。
夏洛不喜欢这些人。夏洛没有对其中任何一个人动心。
在三年之前的某一个夜晚,就是夏洛的生日之夜……我借着酒劲问出了一个非常愚蠢的问题……
我问了.......夏洛,为什么他不给当时拼命追求他的那个人一个机会......当时我根本没有喝醉,但是我已经紧张的全身是汗。
夏洛说:很多时候,人都是没有机会去选择自己能够喜欢谁的,甚至没有机会选择自己有没有喜欢一个人的能力……
我想,我应该理解了这句话的意思……而当时,我害怕得全身发抖,我害怕我会脱口而出一些告白的话语,也害怕夏洛就这样一直孤独下去.......结果我在极度的焦虑之下,我的指甲把我的手心扎穿了......还好没有被发现,我们那天喝了很多很多酒,酒流的到处都是。
第二天我们都赖床了。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我们在一张床上......以一种显然越过了朋友界限的亲密姿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明明神志清楚的洗漱完毕,而且看着夏洛洗完澡出来之后才睡觉的,醒来的时候却在夏洛的房间里。还好他还睡着,我赶紧溜了出去......然后什么都没有发生。
而之后的三年,好像也什么都没有发生。直到现在,我们又一次越过了某些界限。
但是我有一种预感,这一次绝对不会是一夜安眠然后翻篇的结局了。说实话,我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这也许是黑暗使徒的本能作祟,我可能......会遇到我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情况。
不过,我还是希望夏洛能够快些醒来......
每天晚上抱着夏洛睡觉的感觉固然很幸福,可是......


1144L
可是什么!!!

1145L
这是糖吗?!?
你们都搞到一张床上去了啊啊啊啊啊啊

1146L
啊啊啊啊啊好甜,即使没有信息素我也觉得好甜(感觉像是混着玻璃渣子糖啊啊啊啊啊啊)
感觉室友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希望的!

1147L
室友就没有想过自己为什么会离奇出现在楼主的房间里吗?!
如果是室友自己走进去的,肯定不只是做了睡觉这一件事情啊!而楼主没有反抗室友!(毕竟天亮了室友还活着)!!
如果不是室友自己走进去的,那只能是楼主把室友拉进去的啊!!!
生日之夜!同床共枕!

1148L
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想:
生日之夜,楼主感到十分孤独寂寞,身边只有一只蠢兮兮的忠犬。于是,在纵情畅饮之后,楼主趁着室友神智不清,几近休眠之时,把室友拖到了自己的床上,只为了,孤寂的夜晚,身边有一具温暖的身体陪伴......
啊啊啊啊啊好想知道当时是什么姿势!

1149L
楼上是什么鬼啦!
虽然我也好激动,想象一下红发美人出浴图,晶莹的水珠顺着下巴滴到锁骨上,随着美人的呼吸,在微微起伏的雪白胸口上滚动.......
强烈怀疑室友是否真的只是睡觉。

1150L
不说三年之前了,现在室友也在抱着楼主睡觉啊!
不是说过,切除腺体之后,Omega的身体内的某些复合组织以及汗腺依旧会分泌Omega信息素类似物吗!!!就像体香一样!!
楼主的话就是芬芳馥郁的玫瑰香气啊!!淡淡的玫瑰花香,若有若无,时隐时现……真的很撩......!!
我也强烈怀疑室友是否真的只是睡觉。

1151L 黑暗使徒 硫·蟒
啊......怎么办......居然这么快......

1152L
怎么了??

1153L
不会是楼主醒了吧……

1154L 黑暗使徒 硫·蟒
我现在在宅邸的正门门口。
五分钟之前,我还在这颗星球的环绕卫星上。然后我收到了来自夏洛的信息。
他问我在哪里。
他醒了!!他叫我回去!!!
希望我的直觉能够保佑我.....

1155L 黑暗使徒 硫·蟒
嗯,如果我死了……请把我的骨灰撒在玫瑰星球上。

【接上上条】
而且受,特别有探究精神……

比如到底应该怎么玩笔仙,受为了研究这个问题,先后拜访了各个灵异论坛人士,民间大师,老玩家,骗子……还做了市场调研……
最后论证出来,0.7的自来水笔效果最好,笔仙70%不能画出圆形……
然后攻很生气,明明说了不要玩,为什么还要玩?而且为了玩游戏还和他绝交? ? ?
于是在请碟仙的时候,攻一脚踹掉那个碟仙亲自上阵,给各位大学狗演示了一下啥叫“瘦金体”,啥叫“鬼骂人”……
受: 卧槽这碟仙还会写瘦金体?牛逼牛逼啊!
其他人:阿啊啊啊啊怎么回事我被鬼骂的狗血喷头我会不会死阿啊啊啊啊

后来,他们玩碗仙……
就是在午夜十字路口放米饭等阴魂来吃的那种……
攻故意不吃,在纸条上狂写……
受和别人背对着饭碗,听到后面奋笔疾书之声……但是碗,一直没碎……

他们等……等了很久很久……等到天都亮了……
受忍不住转身,发现小纸条变成了八大张密密麻麻抄满带头者写的意淫小说的A3纸……
陶瓷碗……变成了他们那个大学食堂的不锈钢碗……里面全是血(豆腐)(攻从食堂里偷来的)
大家都吓得半死……只有受看着意淫小说狂笑……

结果,因为受站太久,发烧了……攻非常心疼,而其他人还想让受玩游戏……赚钱……
于是,攻在下一个游戏(血腥玛丽)里找来了自己可爱的小姐姐,把一个强迫受玩游戏的女孩儿的魂魄带走了……女孩儿成了植物人……
然后大家都指责受……骂他平时吊儿郎当不严肃,激怒了鬼……
受真的很委屈,也不想玩游戏了……就去找攻了……
攻也很不开心……因为鬼做事都是爱憎分明的。
然后攻……就把其他人一个一个拉到阴界去了……
涮了一个星期……才放回来……
而且把这些人强迫受的事情爆料了出来……

然后受还是有点抑郁,就和攻一起出去度假了……
在度假村遇到了粉丝……

【接上条】
所以我开了一个脑洞!

好奇心旺盛胆子超大受X高富帅好基友其实是厉鬼攻!

受胆子很大,特别喜欢灵异游戏,但是他的竹马(攻)就是不让他玩!
结果受高考特意考到外省去,就是为了玩灵异游戏!
受在大学里和室友们,室友要追的妹子们还有几个学长学姐组建了一个14人灵异游戏直播间,专门直播灵异游戏!而且那些单人游戏都由受来做!因为受长得好看,加上游戏真材实料,直播就很火!
但是渐渐的,14人里一些人为了赚钱,就可以有意无意强迫受玩游戏!还有个男的因为自己暗恋的妹子喜欢受,所以找了个三脚猫骗子来做法吓受!
结果那一次,招来了厉鬼……
受很害怕,终于想到攻的好,于是攻终于摆脱了每天附在各种东西上照顾受还要闪避一个阴阳眼室友的苦逼生活,美滋滋地跑到受宿舍同居了!
而因为攻也是厉鬼,和那个厉鬼内部交流一下就把这事情结了……
然后,某些人还是想赚钱,就要继续这个14人直播间!
攻就很生气……
之后,每次的灵异游戏,召唤过来的,都是攻和攻的朋友……厉鬼组团露脸……
然后别的人都被吓的屁滚尿流,受一脸哈哈哈哈哈哈哈……因为他胆子大……
关键是攻不舍得……也不希望受发现端倪……
结果那个阴阳眼舍友很gay,被他们家赶出去了……
舍友和受就一起投奔攻……
结果舍友一去,发现攻的别墅里……全是……
厉鬼……
还是之前在灵异游戏里露过脸的厉鬼……
受还很开心地向室友介绍:
这是我竹马……
这是我初中同学……
这是我实习同事……
这是我竹马的哥哥……姐姐……妹妹……
……
然后舍友吓得半死,而舍友家推算到舍友“危在旦夕”,赶紧出动人马杀了过来……
然后……攻就掉马了……
尴尬……

【原创】镜面相辉

镜面相辉(2)

沈默笑和秦缠绵了一会儿,搂搂抱抱地就回到主宅去了。宅子里的仆人是黑宅自己养出来的物灵,之前一直处于沉睡状态,直到沈默笑问鼎,才渐渐复苏,开始整理,打扫黑宅内的种种家什。
比如玻璃花房里的种种花鸟,就是这些仆人在沈默笑的授意下精心挑选,栽培的,只为博得秦少爷一笑。沈默笑对花卉鸟类并没有什么感觉,毕竟他天生眼睛就只能看见黑白灰三色,无论花瓣鸟羽有多鲜艳,对他而言也不过是深深浅浅的灰色色块。不仅如此,沈默笑还没有味觉,没有嗅觉……

这些秦都知道。沈默笑静静地看着正指挥着仆人们将各式花朵布置在恰当之处的秦,平静地酌了一口冰酒,淡而无味。

对他而言,这世界上唯一有色彩,有气味,有味道的东西,就是那个女人,那个偷走了沈默笑的心脏的女人。

是她改变了沈默笑。

“笑笑?”秦转过身来,眼眸里满是喜悦之情。众人皆称秦大少爷如蛇如狐狸,笑意盈盈,却透不到心底。他款款地走回到沈默笑身边,坐在沙发上,顺势躺倒,将头枕在沈默笑的大腿上,欢喜地不像是那个在灵渊厮杀了三百年的大少爷,倒像个真真正正的二十二岁少年,禁欲了那么多年第一次尝试恋爱的滋味,快乐地掩饰不了自己那怦怦乱跳的心。

“我很好。”沈默笑温柔地笑着,摸了摸秦的头顶。那里的发丝又密又柔,摸起来手感很好。坊间传说秦大少爷留长发是为了蓄积灵气,一根银发就价值万金。沈默笑觉得,秦更多的是为了纪念他的母亲。

辉族的上一任族长挑选了几千名女子授精,许多人怀孕了,又因为承受不了辉族逆天的命格而七窍流血而死,一尸两命。秦的母亲是个海边的平凡女孩儿,却拥有充溢着精纯灵气的一头银色长发。她生下了秦,亲手抚育他到他三岁。辉族人生而聪明,三岁时神智就已经成熟。然而这位母亲却再没能怀上一胎。两年后又一名女子怀孕,生下一个女儿,于是秦的母亲和其他一千多名女子一起被杀。

又过了四年,那女子被年仅四岁的晋观情徒手掐死,辉族再也没有主母。

这是秦亲口说的,说的时候略有一丝哀伤,但那份哀伤却是给他的妹妹。

“杀母的小怪物,当时差点被我杀了,可怜。”他摇摇头。

“笑笑,有人来了。”秦小声说道,拉一拉沈默笑的袖子。沈默笑回过神,轻柔地捧起秦的头,拿过一个靠枕让秦枕着,才站起去开门。秦大少爷拉了条毯子盖在身上,乖巧地像个宝宝……辉族人的三岁和二十二岁,其实没什么区别,都还是孩子的年纪。

沈默笑站在门口。门外传来铃声。按理说,有客人来访,黑宅里的仆人会来通知他,然而这些客人已经站在门口,除了秦以外,没有人提醒他。

为什么?沈默笑抿了抿唇,感知了一下外面是谁。

“……”

沈默笑扭头去看,发现秦已经带着靠枕和毯子跑的无影无踪了。

沈默笑觉得自己的心上又被划了一刀,今天好难过。

“哎呀,沈笑笑,你们两个就那么成了?”戴眼镜的男人率先走了进来,身后跟着进了一个女人,“啧啧啧,至尊啊……”

“柯祁,还想和我打吗?”沈默笑一点不想给自己的这个损友面子,转而向他身后的女子致意,“洛且歌,好久不见。”

洛且歌是秦的未婚妻,前未婚妻,洛家的大令爱。
秦没有如约迎娶她,作为补偿,秦让她青云直上,越过了别的洛家儿女,成了洛家名正言顺的,下一任家主。

现在的她就是洛家。而柯祁只代表他自己,一个叛出家族,自由自在的疯魔剑圣。

“默笑,你们两个谁在下面?”洛且歌偏着头笑了起来,洛家的女人都美的不可方物,洛且歌细腻的肌肤如一场倒映在冰茶壶里的江南小雪,随手打理而又浑然天成的妆容像精致的火苗,巧无声息地点燃每个人心里的惊叹和怜爱。那双桃花眼本盛着洛家女子的千年婉约风韵,而现在这双眼睛里全是调侃。

“……我抱大腿抱习惯了。”沈默笑答非所问,牵着她的手引她走到二楼的茶室。柯祁已无师自通,忙不迭地溜到了地下酒窖,紧接着就传来一声凄厉的马叫,仿佛是某人在被拽着打。

“洛小姐,我不知道我们还有什么好谈的。”走进茶室,沈默笑带上了门。
洛且歌泰然自若地坐在一把扶手椅上,玩着从微卷的长发上拔下来的宝珠发簪。

“我不知道你是谁,”洛且歌的眸子里一片冰冷。她的左眼中有一道胎记,是围着虹膜的一圈冰蓝色雾状星光。“你要和秦结婚,我很怀疑你的目的。”

“洛且歌,请你自己说话,不要搬出你身后的老家伙们。”沈默笑笑了,绕着洛且歌走了一圈,最后站定在洛且歌身后,双手压着扶手椅的椅背,从背后俯视着她,“我是谁?”
“我是抱大腿上位的东西,是你,是秦大少爷拉起来的一个傀儡,一个虚弱无力的虚君,一个败絮其中的至尊龙帝吗?”沈默笑低头,附在洛且歌耳边轻轻地说。

“对啊,我就是。我希望你,希望洛家,希望每一个家族……都这么认为。”沈默笑收回了自己的獠牙,满意地看着被他的意志强制修改记忆的洛且歌。不但是洛且歌,在她身后,每一个试图窥伺他和秦的婚后生活的家伙都已经被悄悄地修改了记忆。
希望龙帝的实力让你们满意。
沈默笑吸气,将自己内心的贪婪之情慢慢地清除掉。终于,一个暗红色小球从他指间滑落,被他捏在指尖,给洛且歌喂了下去。

然后他抬起头,看见秦正冷冷地看着他。

“她没有多少野心,可能会担当不起洛家家主的责任。”沈默笑解释道。

秦的眼神无光,眸色深红。他不语,盯着洛且歌半晌,终于冷漠地走过来,抱住了沈默笑的腰。

“还有下次,就造一个新的洛且歌。”秦在沈默笑的耳畔低语,热气喷吐在沈默笑的耳廓,一丝湿气粘在沈默笑的耳朵上,像张小嘴轻轻地吮吸着他的皮肤。

“好……”
沈默笑捏住秦的下巴,掰过他的脸,两人交换了一个热切的吻,在一个端庄地大小姐,一个人的前未婚妻面前肆意地交换着唾液,一切尽在不言中。

秦有病,需要治。
沈默笑也有病,需要治。

他们就是彼此的药,当秦给沈默笑取了名字,带着他走出自己待了三百年的第二故乡灵渊时,他们就知道,总有一天,他们必须结婚。

只有结婚,成为彼此合法的丈夫,他们才能理所应当地待在一起,病才能治好。
成为至尊,问鼎人界,这只是附赠。

【原创】镜面相辉

镜面相辉(1)

低调做人大佬攻
宠人上瘾美人受

黑宅前的草地上,那一片白桔梗开的正好,心形的白色花瓣晶莹剔透,在微风里轻轻摇曳。

喷泉正飞扬跋扈地跳舞,落回黑色大理石铺就的池里,一片潋滟。

这黑宅,是A国的“至尊”才能住的宅邸,平日里冷冷清清,无人居住,一片萧瑟肃杀之气。毕竟,这“至尊”的名头不好得,A国在灵界执全球之牛耳已数千年,而A国的那些大家族为了争这个至尊之位也明来暗往地斗了数千年,也无人能得至尊之位,住进这已按照时代变化,以鬼神之力翻修了无数次的黑宅。
而如今,至尊显世,是个不知来路的黑色身影,来时尚不为人知,可他在一日之内接连斩除血麒麟,血凤凰,血饕餮,血轩辕母四大血兽,又锻出一把黑剑名唤“镇天狼”,提剑与天道一战,终于大成,问鼎至尊。
据说,登上至尊这个位子的人是天生的龙帝转世,也是注定要回到天上,执掌天道的新神。数千年来,各大家族人才辈出,各领风骚,有出生时莲开千里的,有出生时九彩祥云的,有出生时血风齐鸣的,但都没那个胆子称自己就是龙帝转世。
大家都知道,龙族只有一条真龙,就是龙帝。龙帝一龙就代表一个龙族,代表一派和天道势不两立的势力。各大家族逆天改命,就算要胜天半子,也不能和天道撕破脸。更何况,虽说这天道不在人间,可这人间却有个代表天道意志的正统继承人。大家无论辈分高低,都得恭恭敬敬称他为“大少爷”。大少爷就是人间的天道,想争这龙帝之位,决定权不是实力和势力,而是大少爷的脸色。
而如今,至尊龙帝……竟要和大少爷的家族联姻了!这一消息犹如一道惊雷,一天传遍A国,三天传遍世界,七天之后,全灵界都知道了。
只是,近的人在嘀咕大少爷清心寡欲,今日怎么想着和男人结亲,远的人还在思忖龙帝要娶大少爷的哪个姊妹,更远的连新晋的龙帝是谁也不知,都是长慌失措。

至于二人结亲后这灵界局势会如何,却意外地无一句议论。此事天道已知,而人间权贵再怎么翻云覆雨,也无法判断天道之念。
此种种风云变幻暂且不提,今日便是大少爷与龙帝成婚之日,各个家族彼此早已沆瀣一气,约好了休战协议,只为应对这一日。
天道代言人和逆天至尊联姻,这是个大机缘。

黑宅经过千年沧桑,位置,外形,格局皆随主人心意而变。数千年来黑宅无主,它便自己默默演化,如今化作一套西式大宅,还自己建出一套庄园,草地,喷泉,玻璃花房,开放式园林一应俱全,静静地藏在K省东部一个自然保护区内……顺便一提,这一整个自然保护区都是大少爷的家族用于修身养性蓄天地灵气的地方,野性未曾有一丝丝修饰,除了黑宅,其余地方都是自然山水。
黑宅三楼东部的一套房间里,一银发美人正半卧在金色织锦床铺上玩手机。房间顶装饰漩涡式花纹,墙壁上挂着中国式古典画毯七幅,只堪堪遮住了素色条纹壁纸的三分之一。屋子里的其余家具皆是巴洛克风格,竟也互相衬托,有种精致里透着粗放的美感。
然而屋内最美的,还是那床上美人。美人身材修长,骨肉均停,银发如瀑,面中含笑。不笑时气质高雅温和,沉静自若。一笑起来,就如玫瑰初绽,透出一股子美艳来。
这美人便是当今辉族族长,人称“大少爷”者,秦。辉族血脉怪异,世世代代最多只出一男一女,男孩取姓氏为秦,女孩则为晋,另外再加名字。待其中一人十六岁,上一任就告别人间前往灵界一去不返,大孩子就成为新族长。而秦大少爷身份特殊,诸人“大少爷”叫惯了,竟也无人知晓秦大少爷的全名是什么。
“好……明日就是我成亲之日,姑奶奶也来?好,辉族现在一共就剩三人,也聚一聚。”秦轻声笑到,挂了电话。一双修长风目里却一点笑意也无。随手将手机一弹,这金属制品及时化作一缕灰烬消散。在确保了不会再有别的法子联系到他后,秦大少爷终于放松下来,懒懒散散地躺在床上合眼假寐。
今日是个前奏,只有亲昵之人会前来拜访。对于那些巴不得从这“机缘”之中分到一杯羹的大家族来说,明日的宴会才是真正的主场。

只是可惜,他们只是作戏一场,什么机缘,都是空谈……
想到这里,秦却觉得自己有些难以入眠了。明明昨夜忙了个通宵,直到刚刚才终于清净下来,心里却有如缠着一道影子,始终乱跳个不停。

自从在灵渊里修得圆满以来,秦少爷还是第一次感到灵根不稳。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坏事……
美人心定,微微一笑,索性下床去那玻璃花房,逗弄他的小鸟儿去了。

群山之间,一群青年男女正停驻于一条浅河旁歇息。河水清冽,散发着丝丝寒气。河边长着一丛丛虞美人,浅红色的花朵开的正好。两岸是缓坡草地,间隔着丛生着藿香蓟和黄水仙。然而这群男女却无心欣赏这景致,只因他们已在这里困了三个时辰了。

这里是黑宅所在,周天灵气汇聚之所,渐渐地就在自然保护区里生成了一个半步洞天,一步一景,移步易景,若是没有门道,就会觉着这片山河无穷深远,怎么也出不去了。
但他们来自白家,手里正拿着通行信物,无论如何也没有被困在这里的道理。如果硬说是他们运气不好,一个个全是路痴……那也太可笑了吧?
“这一片地带应当不是自然景致,也不是黑宅领域里的阵法,而是有人故意针对我们!”为首一女蹙眉说道。她一头青丝梳做一条鱼骨辫,面貌柔美清纯,眸中带着一丝娇嗔之资,声音也中气不足,是个典型的瓷娃娃。
她是白家家主嫡亲妹妹的独女,名叫白慕嫣,原是秦大少爷的异母妹妹,晋观情大小姐的属下。近日晋大小姐出游灵界,只给她一件信物,让她来参加这场婚宴。

然而白家本来就有请帖,白慕嫣也不知晋大小姐是何意:各大家族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走到辉族人身边,秦大少爷高不可攀,不容妄想;所以,纵使晋大小姐心狠手辣残暴无情,那些男男女女也争先恐后地想匍匐在她足下,以求一份机缘;她白慕嫣是靠做晋观情的药人,被一粒丹药改造成了一个资质,容貌与她完全不同的女人,之后又自愿被雪藏三年,才成了晋观情的属下。即使身体已被改造的彻彻底底,她也心甘情愿,可见晋大小姐对各大家族的吸引力。

这份以辉族大小姐名义给的信物比请帖贵重千万倍,携它入场可比随家族入场光鲜的多;但白慕嫣也是白家的核心人物,又是个天资聪颖的好苗子,不可能不来参与争夺这大机缘。于是,白慕嫣只得带了几个随从前往黑宅之域,却没有想到竟会被困在此处,实在有些尴尬。

“白二小姐,也许这里正是您的一个机缘呢?”说话的是一人高马大的光头黑皮汉子,是白慕嫣的侍卫,臂上有一青龙纹身,就叫青皮。他是一凡人,与灵界无一份感应,在这里只觉得山清水秀,鬼斧神工,肚子也不会饿,实在是好的很。
白慕嫣闻言,愤愤地瞪了青皮一眼,却也不愿发作,不然岂不是要说明白“我被人困了还破不了这个阵”?
于是她抱起手臂,冷冷说道:“今日就在此歇息,这里有秘法,不但利于你们修炼,也适宜本小姐参悟晋大人的信物。退下……”

一行人纷纷散开。白慕嫣独自一人站在浅滩上,看着河水中她的倒影,不禁有一丝怅然: 她曾经以英气十足,飒爽活泼而被众人喜爱,现在的她却成了一个弱不禁风,娇嗔点点的小女子。为什么晋大人要把她塑造成这样?

屹立于峭壁上的男子一双鹰眸紧紧盯住白慕嫣,终于满目厌弃地扭开了视线。他屏息凝神,将体内因怨憎之意而结成的黑色物质一点点逼出身体,终于将其化作一条小蛇盘在手心。
毫不留情地将小蛇捏碎,男子俊美的脸庞又一次变得面无表情。他一头黑色长发有些凌乱地披在脑后,漆黑的眸子里看不出一点光彩。男子轻轻一挥手中的黑色长剑,霎时消失地无影无踪。

明明是他们就要成婚了,怎么在这山沟沟里又冒出来一个和秦亲自杀掉的那个女子长得一模一样的家伙?这算什么?死而复生的白月光吗?男子心里流过一丝委屈,张开巨大的黑色骨翼,在黑宅的玻璃花房上空一圈一圈地盘旋着。他的眼睛可透物而视,透过填着五彩细沙的夹层玻璃,秦正拿着一枝茉莉花,逗弄着一只通体碧蓝,头顶一点翡翠色卷毛的鸟儿。美人的细腰看上去是那么诱人,让他有种想紧紧搂着死不放手的冲动。

“你就应该换一对羽翼,这样更像一只蔫头蔫尾的老乌鸦。”
一阵清脆的笑声伴着调侃传入男子的灵识。男子眼瞳一缩,秦已从花房里出来,正笑意盈盈地向他招手。男子只觉得他眼中只有黑白灰三色的世界都明媚了几分,连忙收起骨翼,落到地上,刚好被秦一把抱住,在脸上结结实实地送了一个吻。

“乖,我的未婚夫……”秦轻轻地把头靠在男子宽厚的肩膀上,像小猫一般轻轻地蹭着,撩的男子心神荡漾,几乎忘了他们还只是伪装夫夫的朋友关系。

秦大少爷和他一手扶持起来的至尊龙帝沈默笑,今日结成婚契,明日设立婚宴,从此天地为证,结成婚姻。

只可惜,沈默笑的心里还有一个女人,秦的心里有两个。

想写个“先婚后爱+竹马成双+强强联合+互为替身+替身出真爱”的灵异文。短篇。

嗯,想想就很爽。

表面上是家族联姻,实质上是两个家主为了复仇结合在一起;白日里秀恩爱秀的让人牙酸眼红,夜里坐在一张床上共商复仇大计,结果一来二去,假意变真心,友情变爱情,真——好——玩——!

【论坛体】【ABO】已经切除了腺体室友却说我香怎么办?

#论坛体##ABO#已经切除了腺体室友却说我香怎么办?10

这就是因果报应啊(笑

780L 黑暗使徒 硫·蟒
好的,我先声明以下内容:
我喜欢夏洛,我要追夏洛。
现在的各种冲突和矛盾都是我的错,我的错,全部是我的错。
夏洛不喜欢我,他也根本没喜欢过我(应该是这样的吧……)
最后一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蠢.......

781L
嗌吃瓜群众突然发现了感情戏?!
所以这个贴子真的开始走纯爱线了??

782L
从一开始就预言室友喜欢楼主的血赚。
快点入手室友股吧hhhhhh

783L
.....

784L
然而从目前的各种情况来看,室友的追人之路真的走的太不通畅了吧……
这对真的能HE吗,感到怀疑

785L
我的妈,理论高塔里都多少年没出过CP了???
尤其是黑***,单身率接近100%.....

786L 黑暗使徒 硫·蟒
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追得上.....
说实话,从现实来看,我是根本追不上的.....
嗯....夏洛和我说过,这个贴子他不会再来看了....不过还是拜托你们不要乱传。
我不希望连朋友都做不了,如果他不知道我是真的喜欢他的话,也许我们依旧是挚友关系。

787L
哎??
为什么啊????

788L
所以挚友是讨厌真爱吗???

......

950L 黑暗使徒 硫·蟒
我刚刚去看了一下,夏洛依旧处于深度睡眠之中,还流了很多汗。
当我帮他擦拭身体的时候,夏洛的表情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我居然还幻想着,如果夏洛会有什么反应就好了.....但是,就算有,应当也是厌恶,排斥的反应吧。
有的时候我会有很多自私的想法,比如,如果夏洛一直这样睡下去,我就可以永远的,肆无忌惮地看着他了.....
请大家不要乱猜,我会好好解释的。

851L 黑暗使徒 硫·蟒
如果从根源来看的话,我是从夏洛切除Omega腺体之后...喜欢上他的。
这很奇怪吗?
在这之前,我们是竹马关系,虽然我们都有着发育健全的Alpha&Omega腺体,但是我们之间只是单纯的友谊。
其实,如果我在那时就发觉了我对夏洛有其他的情感的话,也许我们现在就已经是正式的伴侣了,但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夏洛对每个人都怀有慈悲的温柔,对我.....可能是一种无奈下的平静吧。
我和所有人一样,在夏洛的心里根本没有特殊地位,甚至还有可能被他排斥出去....我是说,如果我开始追求他的话。
一开始,我们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也许很多人已经知道了,我的母亲就是伟大的,神圣的,光辉灿烂的斐奥娜·克洛斯德尔女士。而我则继承了“黑色基因”,成为了人们无法谈论的存在……我生来就拥有无上的荣光,至于力量,权力,财富,更是唾手可得。
然而,我和母亲......并不是你们所认为的那种母子关系,更像是惺惺相惜的一对怪物。
我有两位母亲,斐奥娜是我的Alpha母亲,而另一位,八千代·真白则是我的Beta母亲。然而,斐奥娜一生的挚爱,一位强大而温柔的黑暗使徒,为了给予我这种怪物生存下来的可能,而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所以,我对斐奥娜一直有深深的愧疚。如果我没有出生,她就可以甜甜蜜蜜地和自己的爱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然而我也十分嫉妒她,因为我从来没有得到过温柔的疼爱,在遇见夏洛之前,我的人生里只有冰冷的王座和沾血的权力。
所以,我不得不承认,纵然在一开始,我对夏洛确实是纯真的友情,但这份友情里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畸形:也许是我疯狂的迷恋着他对我的那一份温柔,又或者是我不愿意放弃这宛如神赐的美好的友人,总而言之,我一直对夏洛有一种潜意识里的渴望,不断希冀着我们能够成为彼此独一无二的存在。
我看过之前夏洛对我的描述了,即使我是这么没用,这么病态又愚蠢的Alpha,夏洛依旧没有把我赶出他的世界,还把我当做他的好朋友,这更加是我坚定了爱他的决心,即使是死亡也不能阻止我去追求他。当然,如果夏洛愿意杀了我,我也会心甘情愿的献上我的生命,甚至会在人生的最后一刻都将此视为我的荣幸。


852L
Woc.....我一直以为室友是蠢兮兮的那种犬系啊……
这算什么……病怏怏的抑郁狂犬吗……

853L
同LS,是我把室友想的太简单了

854L
这次我先站室友一下,不过,这么.....嗯,难以描述的,又深厚又变态的感情......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来的吧
楼主拒绝室友好像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855L
等等
让我们做个汇总好嘛?
之前,鹤唳大人和77大人提到过一位神秘的A女士。

鹤唳大人称,这位A女士试图蛊惑硫蟒大人,而格兰希尔大人挺身而出,赶走了这位心机白莲装O的A女士,但也付出了切除腺体的惨重代价,硫蟒大人十分后悔;

而77大人称,硫蟒大人和格兰希尔大人为了这位A女士而大打出手,双双身负重伤,而格兰希尔大人更是负气出走,两人关系差点破裂;

而正主之一,夏洛克·格兰希尔大人则称,这是他年少时不成熟的表现,而受重伤乃至切除腺体,则是这件事情之后的一件单独的事情,而当时,与格兰希尔大人关系已经恶化的硫蟒大人不计前嫌地回来照料格兰希尔大人,最终两人恢复了朋友关系。

总而言之,这位A女士可能就是罪魁祸首?

856L
等等我再回去看看】】

857L
嗌那三位大人之间的话岂不是有矛盾?
格兰希尔大人的Omega腺体究竟是不是因为这个心机A才割除的???

858L
室友是真的喜欢这个心机A吗??

859L
不可能的吧,你看他那副非夏洛不可的样子,何况一个黑***不可能连一个靠给自己注射激素来伪装O的A也看不出来吧?

860L
求室友深8啊啊啊啊啊啊毕竟室友是当事人

861L
啊.......这件事情是.....我记得的那件事情吗?

862L
?????

863L
就是,下位面的亡族者为了复仇,试图扭曲某神级Alpha的信息素分泌的那件事情.......

864L
卧槽???下位面的贱种这么大胆吗???

865L
卧槽真的吗????

866L
我的妈好吓人……

867L
这么看来....好像能解释啊……

......

885L
这件大事被理论高塔官方删除了,普通人员是不可能知晓的,只有历史系研究学者和.....统治者,当事人才知道.....具体的我也不清楚....
我可能要被销号了吧……

886L 黑暗使徒 祁柒
这件事情在我们的群体当中影响非常大,因为那个族群本应该彻底灭绝,但是由于某名高级官员的恶意干扰,负责执行这项任务的黑暗使徒没能够二次彻查灭绝度。
后来,这名高级官员和那位下位面的“英雄”勾结在一起,试图暴力俘虏.....我不想说了。
反正,硫蟒和夏洛现在多多少少都有点病的样子,都是两个败类干的“好事”.....

887L 黑暗使徒 硫·蟒
如果当时,我能够理解夏洛的心情就好了。
黑色基因固然强大,但它也有一种特殊的不稳定性,一旦被激活,就会有强烈的“独裁”欲望......当时的我在那个Alpha的诱导作用下,简直可以说是魔怔了一般,控制不住自己的杀戮欲望。
夏洛出于对我的关心,试图阻止我的暴力行为,而我.....无可救药地和他打了起来。
之后的事情,就是夏洛说的那样。他怀着对我的失望离开了帝都,恰巧碰上了仓皇出逃的两个罪人。而那两个恶魔决定背水一战,就对夏洛制造了难以修复的永久性伤害。
我真的无法去回忆这件事情。这一切都源于我无法控制的病态基因,和我丑陋的人格。
我不可能光明正大地追求夏洛,因为,为了保住夏洛的生命,我们封锁了夏洛的一段记忆。
那段记忆里,包含着夏洛对我的失望,怨憎,悲伤,恐惧。在他最绝望,最恐惧的时候我没有及时地来到他的身边,而原本应当承受这一切的应该是我。
在那之后,我紧紧的跟在他身边守护他的这种行为,并不是表面上的那么纯洁。是我在自欺欺人地补救我造成的恶劣后果......

夏洛值得一切温柔和爱意,他不需要我这样的渣滓。

一个其实已经酝酿了很久的坑,即使是脑洞也没有说出去过,大家都不知道,嘻嘻

【论坛体】【ABO】已经切除了腺体室友却说我香怎么办?

#论坛体##ABO#已经切除了腺体室友却说我香怎么办?9
硫·蟒:我可以开始自我介绍了吗?

【高亮】【管理员:由于该帖当事人不知所踪,求助帖“已经切除了腺体室友却说我香怎么办?”的楼主账号将由【黑暗使徒:硫·蟒】暂时接管,该帖解除封禁,对此前全部回复进行封存处理,请各位用户慎重发言。】

706L 我先把禁言权限开了等我说完
速报!!!!
现在是楼主进入休眠状态,由楼主的室友接管楼主的账号!!!
对对对所以你们可以开始问问题了——但是不许吵架,引战,人身攻击——

707L 我先把禁言权限开了等我说完
然后现在已经进入安全状态了,现实世界一片安定,请各位不要在论坛上幻想一些不好的事情,谢谢。

【禁言已解除。】

708L
楼主!!!!我亲爱的楼主怎么了!!!!我要我的楼主回来!!!

709L
啊啊啊啊啊心疼我家楼主,赶紧抱走楼主去睡觉。
这件事情感觉都是智商完全没上线的室友的错Orz,室友酱赶紧上来给个说法吧

710L
怎么感觉你们都已经知道内情了,明明我也一直在追这个帖子啊

711L
回复@710L 附议

712L
这里是广圣医疗中心的一只小透明QaQ
这里在大概三个小时前发生了原因不明的黑***精神力爆炸.....稳定室直接被坍缩成了一个小球.....而且我还看到了克洛斯德尔女士,还有一位不知名的,身材瘦削的黑***大人QaQ
我们这些小透明已经被疏散了,克洛斯德尔女士传呼了医疗中心的主任和安保队来维护秩序....所以我现在是坐在自己家的床上发帖....现场真的很恐怖,我们当中有好几个人直接晕倒了。
不过还是表白那位不知名的黑***大人!真的又高又瘦特别可爱!!

713L 黑暗使徒 鹤唳
@黑暗使徒 祁柒
快看这里有妹子夸你可爱

714L 黑暗使徒 祁柒
回复@黑暗使徒 鹤唳 滚!
回复@712L 谢谢你夸奖我帅,方便的话可以给我留个联系方式吗?我需要给你做个记忆清除。

715L
Woc.....妈呀上面好可怕】】

716L
看黑***是真的有风险啊……
还好看他们更帖还没什么风险....

717L
楼上别忘了,现在是楼主的室友开始更新了....

718L 黑暗使徒 鹤唳
哈哈哈哈哈哈我听说祁柒又去收拾烂摊子了hahah

719L 黑暗使徒 祁柒
不知道是谁在夏洛和硫打起来的时候被克洛斯德尔女士一个龙爪手扔出窗外的。
呵呵,我还有监控录像可以截图。

720L 黑暗使徒 鹤唳
我不管我要拉黑你!!!

721L 黑暗使徒 祁柒
上面的,你要是拉黑我,我就到你那儿去给你演奏地狱交响曲。

722L 黑暗使徒 鹤唳
......
我不服。
@黑暗使徒 硫·蟒 快来这里有个人有你和夏洛打架的截图!!

723L 黑暗使徒 祁柒
......
鹤唳
我他妈的就服你
你是想玩自爆??

724L 黑暗使徒 鹤唳
@黑暗使徒 祁柒 要死一起死!!

725L
.....我还是赶紧撤退吧XXX
【不行为了看一眼室友还是留着吧

726L 黑暗使徒 硫·蟒
啊,我看到了。

727L 黑暗使徒 硫·蟒
我真的很绝望……夏洛他一怒之下又进入休眠状态开始神游天外了......
所以这次他是真的生气了.....好绝望

728L
——等等这意外的丧气??

729L
完全没有理两只好基友啊!!

730L
跪求当事人深8这件事情的起因经过,前排祝愿室友能追到楼主】

731L 黑暗使徒 硫·蟒
.......
虽然说克洛斯德尔女士确实也要求我完完整整的理清楚这件事情.....
好吧,让我缓缓。

732L
这个就是室友??
我一直以为室友是个超级霸总内心每天没头脑不高兴】】】

733L
Ls:黑暗使徒不要面子哒?!不要说出来好吗!!
作为克洛斯德尔女士死忠,难以接受克洛斯女王大人居然有这样一个儿子....


734L
楼上是哪个叛徒,居然不自己给自己加***
好了,以后大家都知道黑暗使徒就是喜欢刷论坛了,高冷形象血崩

735L 黑暗使徒 祁柒
硫蟒???我还以为你和夏洛玉石俱焚了..

736L 黑暗使徒 白瑞安
硫·蟒:没想到吧!

737L 黑暗使徒 硫·蟒
我没有和夏洛....打起来。
夏洛很生气,在把稳定室坍缩之后,他直接离开了...
我在Site27找到了他。
他真的很生气。
他很平静地让我滚。
他说我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还是一个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收敛的蠢货。总之他异常愤怒地斥责了我,而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看上去真的很希望我滚开。

738L
我的妈室友这是什么语气....

739L
可能已经生理性大脑待机了吧】

740L 黑暗使徒 祁柒
然后你们打起来了?

741L 黑暗使徒 硫·蟒
没打起来,我们真的没打起来。
夏洛非常严肃地斥责我之后,用一种看脑瘫的眼神看了我很久。
然后他说,他需要一个充足的睡眠来恢复自己的心情,并且诚挚地希望在他睡觉的这段时间里我可以死的越远越好。
然后他

晕倒了。
没了。

742L
......

743L
......

744L
.....

745L
想知道这是被气晕的吗……

746L
不不不有可能是一种变相的撒娇啊!!!!

747L
那个时候室友是不是应该一个箭步冲上去公主抱!!!是不是!!

748L 黑暗使徒 祁柒
......真的不是气到脑溢血吗?
楼上脑洞感人,公主抱,厉害厉害

749L
你想想看嘛楼主要是真的希望室友死开,那他岂不是要露宿街头,而且哪有在讨厌的人面前说睡着就睡着的啦!!!

750L
所以当时室友做了什么!!!

751L 黑暗使徒 硫·蟒
.....我带着夏洛回家了。
虽然他确实.....非常希望我可以滚开,但是我也不能把他一个人留在那里吧……
我很担心......万一他醒来啊......看到我在旁边......会不会更生气......

752L
不要怂,考验你的时候到了

753L
这是薛定谔的死刑.....算了我还是祈祷吧

754L
楼主!!一定要陪着!!而且要做出人畜无害水汪汪小白兔的形象!!
相信我(看过的无数小书书),这样做相当于一个无限减伤Buff!!

755L
所以这件事情要怎么收尾啊?
感觉这件事情的发展顺序就是昏迷——清醒——昏迷......
室友是不是已经被打晕过一次了??
所以这次换楼主晕,下次室友就可以便当了??

756L 黑暗使徒 祁柒
LS,相信黑暗使徒是不会轻易领便当的,尤其是那种皮糙肉厚的输出

757L 黑暗使徒 祁柒
以及我强烈赞成754L的观点,据说人在被恶心到的时候战力会短暂下降,然后硫就可以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逃跑了!!
然后就是抢速度的时间了,但是我相信硫你一定可以逃掉的!!!

758L 黑暗使徒 硫·蟒
如果逃掉了.....这件事情就不可能解决了吧……
我还是留在他身边吧。
如果这件事情不能妥善解决,我可能就再也找不到一个机会......
额,算是.....追求的机会?
吧?

【论坛体】【ABO】已经切除了腺体室友却说我香怎么办?

#论坛体##ABO#已经切除了腺体室友却说我香怎么办?8

格兰希尔:一切在信息素作用下的甜言蜜语都是纸老虎。

675L
我们现在可以发贺电了吗?

676L
硅基部发来贺电vvvv

677L
战争部发来贺电

678L
医疗中心发来贺电

679L
啊啊啊啊啊这是不可能的!!
部长大人您不要忘了“一切在信息素作用下的甜言蜜语都是纸老虎”这句话!!是您亲口说的啊啊啊啊!!!

680L
楼上不用想也知道就是某个在碳基部挥洒信息素的白痴
秘书帮的快来把它拖走吧】全体碳基部工作人员感谢你们

681L
回复@680L: 秘书部已收到您的反馈。

682L
不要啊啊啊啊啊!!!

683L
等等,大家冷静一下!
为什么黑***的大人们没有第一时间出来抢楼?

684L
回复@683L: 也许他们已经飞到医疗中心去了呢……

685L
黑***的大人们不是有很多两位大人的亲友们吗?这个时候为什么都不见了??

686L
为什么你们突然开始关注黑***了啊】】】
他们那么高冷,也许现在正不好意思发言吧?

687L 我好像是黑暗使徒呢
......

688L 我大概是黑暗使徒吧
......

689L 我也许是黑暗使徒哦
......

690L 羞涩的黑暗使徒
......
羞涩的黑暗使徒不想说话

691L 楼上能不能不要崩人设
你们真的.....很天真……

692L 上面都是傻逼
我突然不想解释了。
毕竟我是高冷又不好意思发言的黑暗使徒。

693L
看着上面这么多贺电,我这样的名侦探都不好意思跳出来会气氛了......

694L
卧槽】】上面不会都是吧】】

695L
突然被吓的瑟瑟发抖……

696L
感觉要发生不好的事情……

697L
算了,还是有我这个名侦探来向你们解释吧,毕竟我也算是他们两个的竹马。
虽然我也觉得上面某个在碳基部发疯的小秘书非常傻逼,但是我不得不承认,他说对了一句话。
夏洛确实说过,“一切在信息素作用下的甜言蜜语都是纸老虎”。
曾几何时,在夏洛还没有切除Omega腺体的时候,他对信息素的耐受力就远超正常的Alpha和Omega,甚至比Beta们还要迟钝。
想象一下,一个成熟健康的Omega,为了保护一个同样是Omega的人物对象,主动给自己打信息素强制发情来引开数百个Alpha,最后居然硬生生把Alpha们甩在后面自己跑的无影无踪的画面......夏洛就是这种对信息素感知力基本为零的人。
还有一点,夏洛在神志异常的时候就会说很多奇怪的话……

698L
对的,夏洛哥哥在黑化的时候最会说甜言蜜语了.....
有一次,一个很不要脸的Alpha去骚扰夏洛哥哥......讲了很多很恶心的话。
而夏洛哥哥.....没有生气,没有变脸色,很平静,甚至可以说是很优雅地夸赞了一顿那个Alpha长得英俊潇洒.....
结果,那天晚上,那个Alpha就被剥了皮扔了出去......

699L
总之就是,夏洛冷冷淡淡平平静静的时候就不会有事.....
他一开始讲一些甜言蜜语,或者说是那种很感性的话,就肯定会坏事……

700L
不是有的人会死......

701L
就是有的人会死的很惨……

702L
感性的格兰希尔=黑化的格兰希尔

703L
呜哇哇哇哇别这样我要吓哭了

704L
卧槽剥皮???是我想象中的那个剥皮吗???

705L
妈的。
楼主在我心里的形象一下子从温柔人妻变成了蛇蝎美人

706L
所以,这从一开始就是个幻觉吗……

707L
那那那那室友会不会有事啊????

708L
开始担心室友的生命安全

709L
讲真如果楼主对室友没感觉的话,室友讲这些话一样会让楼主.....

710L
所以我们现在在赌硫的命运(就是室友的命运)。
刚刚并不是因为羞涩之类奇怪的理由才没有抢楼,而是在疯狂下注硫到底会不会被夏洛一个300%暴击伤害的精神暴击直接弹出精神世界
顺便一提,我好像是唯一一个赌夏洛不会黑化的人......

711L
等等这是病娇吗???
不对,我已经知道楼主会黑化了,但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楼主会因为听到室友讲这些话就黑化啊?!

712L
这个.....是秘密呢(笑

713L
这是黑暗使徒之间的小秘密,不想死的话就还是不要问了吧(笑

714L
其实......我们这些黑暗使徒也不是很清楚.....
因为,那件事情好像被克洛斯德尔女士强制【数据删除】了......
可能只有当事人清楚吧……

715L
一个当事人表示完全不想再回忆起这件事情。
那是我有生以来遇到过的最尴尬最恐怖的一件事......虽然受害者不是我......

716L 楼主

好 开


717L
Woc上面那个是谁?????

718L
卧槽我申请紧急避难
有谁知道连在论坛精神网上会不会导致自己的精神受损啊??!

719L
出现了

720L
出现了呢

721L
哈哈哈哈啊哈我赢了第一把!!那个谁赌黑化夏洛不会出现的来着快把钱交出来!!!

722L
LS傻屌,根本没有人赌黑化夏洛不会出现

723L
那什么,我觉得还是通知一下克洛斯德尔女士比较好……
对接精神世界的时候双方都是沉睡状态,从外观上看不出来精神波动的......
万一真的发生了什么.....

724L
哈哈哈哈哈哈哈万一真的发生了什么那就很尴尬了

725L
可能就是一死一伤的结局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726L
楼上的两个够了,我知道你们两个根本打不过夏洛,更打不过硫,抠脚狗
虽然我也觉得这样很刺激……算了,处于竹马的人道主义,还是祈祷事态不会进一步恶化吧……
哦,那个上面那个医疗中心的小姐姐,鹤唳还在那里吗?
他最好快点逃出去,不然的话夏洛可能会无差别攻击他

727L 楼主
你们

闹了

728L
等夏洛什么时候正常发言了我们就不闹了】正色】

729L 楼主
你们真的太蠢了.....
现在我是不可能
黑化的啊?
730L
完了,说自己不会黑化的,其实肯定已经黑化了。
黑暗使徒祈祷中......

731L 楼主
现在的我
已经没有腺体了
根本不可能出现.....像以前那时候一样的状态
我心里很,明白,硫只是又一次在信息素的干扰下讲了一些他自己也不清楚是什么意思的话
不可能的
真的不可能的

732L 楼主
就像上次一样,他在讲过之后就会忘记的
对,一定会忘duh.....记的
不会再发生一起 Nn 那种事情

733L
......
我还是奉劝大家一句,不是黑暗使徒的普通民众,现在立刻切断精神链接,改用普通版论坛
精神力在SS+以下的黑暗同僚们最好也切断精神链接,以防万一……
我已经通知克洛斯德尔女士了,她会随时断开两人的精神链接

734L 楼主
不可能的吧?
不可能的吧?


735L 楼主
果然是......不可能的.......真是太好了








<
<
<
<
<









【高亮】【管理员:由于不可抗力,此贴进行封存】


【黑暗使徒“烈风”,请立刻到最高领袖:斐奥娜·克洛斯德尔处报道】
【黑暗使徒“烈风”,请立刻到最高领袖:斐奥娜·克洛斯德尔处报道】

【管理员:根据某消息渠道,一名精神失控的黑暗使徒已离开中央医疗中心,正在Site 27A一带活动,请该区域的黑暗使徒立刻撤离,不要造成冲突】







·
·
·
·
·
·



【Site 27 广圣医疗中心】

“什么啊......****”
代号为“烈风”的黑暗使徒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由得骂出了声。

安全级别为4级的医疗中心外墙,此时已经被腐蚀出了一个大洞:洞口的边沿呈粘稠状,黑色的火焰附着在外墙之上,将理应不受任何物质腐蚀的外墙完全融化,噼里啪啦的声音如同丧钟之声,在一片死寂之中格外清晰。

透过大洞,可以窥见里面那一片宛如地狱般的情景:所有的器械都统统如被高温灼烧过一般蜷缩扭曲变形,原本银白色的稳定室已经消失不见——在地上不断颤动的黑色球体是它曾经存在过的证据。精神力为SSS级的黑暗使徒释放出的精神力让这间超过一百平方米的稳定室“坍缩”成了一颗仅有指尖大小的小球,这种恶性事件能让所有的黑暗使徒皱起眉头。

然而这位黑暗使徒和别的黑暗使徒不一样,毕竟他在数年之前就已经见识过比这件事故言中无数倍的另一场灾难:同样的肇事者,同样的罪魁祸首,同样的收拾残局的那位女士。

“斐奥娜姑姑,我想硫应该不在这颗小球里面吧?”

祁柒略带讽刺意味地向漂浮在半空中的女士一鞠躬。

斐奥娜·克洛斯德尔漂浮在空中,银色的长发如同沐浴在月光之下的湖水一般闪闪发光,璀璨的星光点缀在她的发间;她的眼眸深邃而冷酷,冰冷的翡翠绿让每一个人都屏住呼吸。
然而她却有了这么一个奇怪的孩子——祁柒在心里默默的想着,硫·蟒,有史以来最强大的黑暗使徒,刚好是一个神经病,而且是只对口某个Omega使徒的神经病。

“祁柒,这次和上次不一样。”克洛斯德尔温和地开口说道,“我用精神力检测了一下硫的内心,他这次不是在玩角色扮演。”

祁柒的脑子停顿了整整一秒。

“您说什么?!”他咆哮开来,“我不明白——他,硫蟒,不是因为那个什么该死的玫瑰星球才突然发情的吗?!然后他又重蹈覆辙,就像十年前的那样开始口不择言地说胡话……”

“他这次是认真的,”克洛斯德尔的眼角已经勾起了一丝疲惫中的欣慰,“亲爱的,他这次是真的开窍了。”

祁柒的脑子停顿了好几秒,

“我.....”他感到一种无力的疲惫感,这种疲惫感比一股泉水从雪山之巅跑了八千里路来到一口井中更累,“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

“也许我们需要一点时间,”克洛斯德尔闪闪发光的碧绿眼眸直直地盯着他,“我们需要时间,让时间来证明一切。”

让时间来证明一下吗?
祁柒望向天空。在这黑暗的天穹之下,有两个行踪不明的黑暗使徒正在游荡——他们可能会想拼命地杀死对方,也有可能是拼命地吻着对方......
算了,关我屁事。高贵的单身狗不需要在意这种事情。

“我要三料级工资,如果您叫我来是为了让我清理这个现场的话。”

祁柒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他看到克洛斯德尔也笑了。